评论|小商户因疫情举步维艰,加拿大的紧急补贴都没用在刀刃上?

2020-10-15 05:05|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68| 评论: 0

摘要: 加拿大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果然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第二天便宣布再次延长加拿大紧急救济金(CERB),同时新增3项福利。本周(9月8日)继续大力派钱,这次是把针对小企业的加拿大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CECRA)再延长 ...
加拿大联邦财政部长方慧兰果然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第二天便宣布再次延长加拿大紧急救济金(CERB),同时新增3项福利。本周(9月8日)继续大力派钱,这次是把针对小企业的加拿大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CECRA)再延长一月,以帮助中小企业支付9月份的商业房租。

6个月前,新冠疫情突然来袭,各行各业犹如覆巢无完卵,停工的、关店的、封门的比比皆是,但房租还得按约照付。举国上下全力应对,联邦政府于4月初宣布加拿大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CECRA),规定符合资格的商业物业主,在同意豁免受疫情打击的小型商业租客75%租金的前提下,可向联邦政府申请50%的补贴(豁免贷款),另外25%由业主承担消化。


评论|小商户因疫情举步维艰,加拿大的紧急补贴都没用在刀刃上?


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原计划在4 – 7月实行,后分别在8月和9月两次延长。尽管9月份是该项目的最后一次延长,但对小型商家的纾困帮助真的如其所言、如其所愿吗?非也。

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的第一个硬伤就象“甲之蜜糖,乙之砒霜”。正如CECRA规定,符合条件的商业租客可以在4-9月份的6个月期间,获得75%的房租减免。尽管政府补贴了50%,房东业主还得承担25%的租金损失。


评论|小商户因疫情举步维艰,加拿大的紧急补贴都没用在刀刃上?


让我们在做个简单的假定测算:

正常情况下:一个物业的正常租金收入是10,000元,营运成本为4,000元,净营运收入就是6,000元。在目前本地市场一般的资本化率为4.5%的水平下,该物业价值约为133,000元。

申请CECRA后:房东业主承担25%租金损失后的租金收入是7,500元,营运成本维持不变为4,000元,净营运收入就只有成3,500元。以同样的资本化率为4.5%,物业价值约为78,000元。

也就是说,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租金收入下降25%以后,业主的净营运收入和物业价值分别下降了4成。而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时导致的房价暴跌也不过是3成左右。所以,CECRA就如同是以给商业租户纾困为名,用纳税人的钱来惩罚商务业主的一场不公平游戏。此乃不公。


评论|小商户因疫情举步维艰,加拿大的紧急补贴都没用在刀刃上?


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的第二个暗疾是“捉襟见肘,顾此失彼”。暂且按下房东业主受损不表,CECRA虽然使一部分商家租户可以得到6个月75%的租金纾困,但很多小生意是在家中书房、地下室、停车库中经营运作的,就像当年乔布斯在他父母的车库里开始缔造苹果商业帝国那样。

当新冠病毒来袭,他们的生意同样会“伤风感冒“,甚至”卧床不起“。但是,他们既不是商务租客,也不是商业业主,CECRA与他们根本无缘。此乃不平。

紧急商业租金援助项目的第三个毛病也可以说是绝症,那就是“暗施离间计”。根据CECRA的设计,仿佛将房客和房东置于跷跷板游戏之中:房客要想得到75%的租金减免,房东就得损失25%的租金收入;房东拒绝参与申请,房客将分文补贴不得。这你上我下、我上你下的博弈过程,使房东和房客之间的商务关系明显恶化。

其实商业房东也是生意人。作为业主,他们必须向市政府缴纳地税,分文未减;作为业主,他们必须向贷款机构分期偿还房贷,毫厘不差;作为业主,他们必须向大小服务商支付水电杂费,多退少补;作为业主,他们必须向物业管理支付服务费,怠慢不得。作为一家企业,他们还必须履行对股东、合伙人和员工的所有商业义务,以及对社会责任的承诺。


评论|小商户因疫情举步维艰,加拿大的紧急补贴都没用在刀刃上?


对于许多商业房东来说,不参加CECRA是一个理性、合情、合理的选择。尽管如此,CECRA还是创造了一个给商业租户朝相反的方向质询房东的机会,由此产生猜疑、隔阂甚至是嫉恨。此乃不义。

这样一个不公、不平、不义的政策,本应早日寿终正寝。但是,一些拥趸者却说CECRA是一种受小企业,特别是餐饮业者的欢迎。因此,他们呼吁联邦政府继续延长CECRA直到经济恢复正常,并要求对房东强制执行CECRA。他们明显是弄错了。如果CECRA受欢迎,那么为什么截止9月初,全加拿大120万家小型企业中只有106,000家申请使用了该计划?如果CECRA受欢迎,为什么只有五分之一的商业房东配合参加了该计划?如果CECRA受欢迎,为什么联邦政府明明为CECRA预算了30亿加元,而至今只有完成13.2亿加元的租金支持?如果CECRA受欢迎,为什么还要对房东采取强制性的规定措施?

因此,我对CECRA的设计、运作和效果感到非常失望。CECRA该休矣。让我们共同期待一个平等、亲和、团结的新商业支持计划。

作者简介

半张,业余自由写作人士。出生上海,曾在亚、欧和北美上学、进修和工作。从2000年起定居温哥华。

作者:半张

编辑:吉宁

出品:高度见闻
微信:RiseDaily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