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2021-2-13 08:36|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204| 评论: 0

摘要: 1867年7月1日,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签署了《不列颠北美法案》,历史就此翻开新的篇章——加拿大联邦正式成立。从这一天算起,至今加拿大已跨越了153年光景。不过,时下谈及"北美"一词,却似乎成了全球第一经济 ...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1867年7月1日,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签署了《不列颠北美法案》,历史就此翻开新的篇章——加拿大联邦正式成立。从这一天算起,至今加拿大已跨越了153年光景。不过,时下谈及"北美"一词,却似乎成了全球第一经济体的代名词。而在美国耀眼的光环之下,作为其山水相连的亲密邻邦,虽说加拿大拥有世界第二大的国土面积,但是该国在外界眼中向来存在感极低,与本国庞大的体量完全不相衬。

殊不知,加拿大稳坐G7工业国经济增长的头把交椅已有八年之久。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一年之内加国就创造了47.13万个就业岗位,创下200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一数字也反映了加拿大经济正在快速增长。因此,有经济学家表示,未来50年加拿大经济增长速度依然在G7工业国中独占鳌头。

只不过,梦是反的,梦福得祸,梦笑得哭。一场疫情的来袭,轻易打破了加拿大经济繁荣的美梦。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报告统计,2020年一季度,加拿大国内生产总值年化率下降8.2%,是自2009年以来经济表现最差的一个季度;而且第二季度可能会更差,预计经济萎缩42%,几乎是该国金融危机期间最大季度萎缩幅度的五倍。

那么,面对疫情裹挟下的经济困境,加拿大该如何破局?为了解答这个终极问题,本文先从两大问题入手,即加拿大经济如何悄然崛起?并且该国保持经济长期繁荣的关键是什么?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1、加拿大经济悄然崛起


"19世纪是美国的世纪,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宣布:20世纪将是加拿大的世纪。"1904年,当第七任加拿大总理威尔弗里德·劳雷尔(Wilfrid Laurier)讲出这句话时,大家虽然觉得有些吹嘘的意味,但也都认为这并非是一个遥遥无期的愿望。

然而,加拿大经济发展并非如其所愿一帆风顺,饱受一战荼毒之后,紧随而来的全球性大萧条沉重地打击了想要振翅高飞的加拿大,工人失业、农民无家可归,各地方的财政状况几乎处于崩溃的边缘。资料显示,在被称为"肮脏的三十年代"期间,加拿大国民总收入在1932年下降到1929年的56%,甚至在经济衰退最严重时期该国失业率达到27%。

出乎意料的是,二战反倒让加拿大寻求到喘息的好机会,让其摆脱了经济危机并迅速完成了从农业国到工业国的机制转换。到了1950年,加拿大国民生产总值达到144亿加元,其中制造业占31%,农业占11%;当时只有6个发达国家制造业产值超过加拿大,因此,加拿大也成功挤身于西方七强的行列,成为全球工业化最发达的国家之一。当我们把视角拉回到20世纪中旬,发现加国悄然崛起的背后,离不开助其攻顶的这三股力量。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 天时:成为大后方物资供应国

二战期间,远离硝烟的加拿大充分利用了优越的区位优势,成为战备物资重要的大后方供应地。一份份物资订单像雪片一样源源不断地从天而降,而接下订单的加拿大要为同盟国提供飞机、大炮、坦克等军需品,截止1944年年末,加拿大对外输送了13457架飞机、66万汽车、285艘万吨以上级的货轮。而在此期间,加拿大钢铁工业、飞机制造业、造船工业飞速壮大起来,该国工业领域就业人数也由1939年的62万人猛增到1943年的125万人,翻了两番。二战结束时,加拿大一跃成为世界名列前茅的一流工业强国,其工业实力仅次于美国、苏联和英国。
  • 人和:迎来史上人口高峰期

二战结束后,地理环境的优越也让加拿大迎来史上的人口高峰期。在1946至1965年,加拿大共有820万名新生儿降临,这一代人被称为"婴儿潮一代"。此外,由于加拿大放宽移民政策,大量的欧洲移民迅速来到了这片与世无争的北美大陆,据官方数据统计,1931年加拿大人口只有1040万人,而到了1979年则达到2370万人,首次突破2千万人口大关。并且从欧洲迁移而来的人群中不乏各行业的精英翘楚,他们对壮大加拿大经济亦是贡献不少。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 地利:发现惊人的油气资源

更幸运的是,加拿大西部各省拥有惊人的自然资源,例如,1947年帝国石油公司在阿尔伯塔省发现了丰富的高产油田,一下刺激了国际石油公司在加国的扩张和并购,随后十年间,加国石油产能从每年700万桶猛增到每年1.44亿桶。此外,阿尔伯塔省还拥有加拿大唯一的油砂资源,相当于石油大国沙特的石油储量。可以说,油气及油砂等矿产资源得以合理的开发和利用,也成为了加拿大经济在二战后迅速腾飞的"强大动力"。

2、加美亲密关系的建立


而加拿大在战后的崛起主要是指两个方面,一是其经济的迅速增长,二是作为西方大国之一地位的确立。经济腾飞的加拿大,在国际政治上也积极参与西方社会的各种会议,凸显自身的国家实力。从1950年1976年,加拿大国民生产总值年平均增长4.4%,比英美同期都高。因此,1976年在既已形成的G6集团的基础之上,加拿大正式加入了西方社会的G7集团,稳居西方七大发达国家行列。

需要一提的是,战后美国一跃而起成为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国,对加拿大来说,加强对美合作,与这位全球"最重要的邻居"保持融洽和谐的关系,是一种在新的国际体系中必须且唯一的选择。因为以英国等欧洲国家为中心的国际体系已随美国的强大而日益淡出,只有加入以美国为主导的西方国际体系,才能找到加拿大发展所需的立足点和安全环境。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实际上,战后加拿大的经济也从加美特殊关系中受益匪浅日趋繁荣,从加美建立特殊关系起,加美双方的贸易年年攀升。如上世纪50年代末,加拿大对美出口占其总出口额的60%,占加拿大国民生产总值的12%。而在加美贸易中,加拿大总是处于贸易顺差地位,获得大量美元收支盈余,这与当时加拿大全球贸易额的大幅赤字形成鲜明对比。

时至今日,加拿大在经济领域依赖美国市场已到了外界难以想象的地步。分析指出,加拿大是以贸易立国,当前该国经济总量中仍有30.8%需要依赖外贸,而外贸的75%仍然需要依赖美国市场。

以加拿大"经济支柱中的支柱"——石油产业为例,虽说加国有着最丰富的石油储量,集中在以阿尔伯塔省为重点的"草原三省",主要是俗称"油砂"的油页岩;但是这是一种需要从页岩中提取的石油,开采成本是沙特轻质油的约6倍。

如此高的成本,在油价高企时尚经不起国际市场竞争对手的降价倾销,一旦油价低迷则更缺乏竞争力,只能通过输油管和列车向南输往唯一的陆上邻国——美国,以尽量减少运输等成本。正因如此,在主要产油国中,加拿大石油出口的99%最终目的地为美国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此外,由于许多加拿大采油能力及炼油能力弱,一方面不得不把原油出口到美国,另一方面又把成品油从美国进口过来,这么来回一折腾,加拿大成品油价自然比美国高出一大截。

要知道,加拿大是G7 国家中,对资源产业依赖程度最高的国家,对油气出口的依赖更是逐年增长。资料显示,石油产业占加拿大经济的比重,1974年仅为7%,1980年达10%,近年来稳定在11%左右,最高峰时曾达到15%。换而言之,很大程度上美国紧紧扼住了加拿大的经济命脉,而这也成为加拿大的"阿喀琉斯之踵"。

对美国市场依赖度过高,给加拿大经济发展带来弊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目前美国是全球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已突破了200万大关,并且疫情也给美国经济造成巨大困难,据美联储预测今年美国经济将萎缩6.5%。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无论如何是过于冒险的。如今美国都自顾不暇了,加拿大又能好到哪儿去?

3、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在疫情蔓延和油价暴跌引发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后,目前加拿大有四分之一的劳动力失业,正处在历史性的经济萎缩之中。统计显示,加拿大5月份的失业率高达13.7%,超过了1982年12月创下的13.1%的纪录,成为40年来失业率最高的月份。

分析指出,未来几个月将有数万家加拿大企业倒闭,这将给加拿大经济带来持久的损害,这几乎可以是一个极限挑战。在此情形下,加拿大该如何破局?才能赢得转机?

为了对冲北美市场的风险,加拿大最理智的解决方法并无悬念——开拓新市场,实现出口目的地的多元化。不过有声音指出,押注亚洲市场还是欧洲市场,也成为加拿大摇摆不定的点。那么我们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分析,看未来哪方潜力更大。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 首先,亚洲经济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

从二战结束后至今,亚洲兴起的四波互利共赢的经济发展浪潮是推动亚洲实现崛起的重要原因,亚洲经济奇迹其实是一系列故事的合集:先是战后的日本仅仅用三十年就成为了上世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紧随其后的是包括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和韩国在内的"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在1978年底对外扩大开放的中国则推动了第三波亚洲经济发展浪潮;现如今正在进行的第四波浪潮则由东南亚和南亚国家发起的。

可见,亚洲经济增长浪潮汹涌而至,前浪推后浪,暂未平息。2020年初,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主办方一份报告指出,2020年亚洲GDP将超过世界其他地区GDP总和;到2030年,预计亚洲将为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约60%;在24亿全球经济中等收入群体新成员中,亚太地区将占90%。
  • 其次,灾难过境之后亚洲抗灾复苏能力比欧美强。

更重要的是,亚洲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所占据的比重及其发展潜力,正是使其成为摆脱新冠危机的关键。事实上,亚洲经济体抗灾复苏能力一向比欧美的强。简单回溯,1998年世界经济危机的时候,亚洲国家最先复苏;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又是亚洲国家最先复苏,并进入经济加速发展的黄金期。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2020年,作为最早受到病毒冲击的经济体,亚洲各国现在已经做好了尽快恢复经济的准备,中国、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已率先复工复产。这一次,亚洲依旧在实现全球复苏增长过程中发挥出中流砥柱的作用,帮助引领全球走出危机,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源泉。
  • 再次,亚洲将是未来全球人口增长的重要贡献者。

全球人口发展正在经历深刻的调整。在上一个世纪之交的2000年,全世界有61亿人口, 100年之后的2100年,世界会有多少人口呢?根据去年联合国经济和社会事务部发布的《世界人口展望》报告,到本世纪末,世界人口将达到110亿,而未来30年将增加20亿人口。其中,亚洲将是未来全球人口增长的第二大贡献者,届时,亚洲人口预计将增至52亿。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数十年来,大多数欧洲国家的生育率一直低于人口更替水平,并且欧洲人口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老龄化。 据欧盟老龄人口工作组预计,从2010年开始,欧盟15岁至64岁的人口数量开始逐渐减少,到2060年,这一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将降低到56%。

长期来看,老龄化以及伴随的总人口增长停滞所造成的劳动力供给短缺,将削弱欧洲经济的竞争力,成为悬在欧洲经济头上的一把利剑。

跌落G7经济增速第一宝座!疫情裹挟下的加拿大,如何浴火重生?


不出意料,未来世界舞台的主导者将是快速增长的亚洲。而话说回来,认识到亚洲市场无限潜力之后,加拿大经济若想浴火重生,最起码需要完成两个至为关键的经济转型,一是拓展亚洲市场,摆脱美国市场的深度掣肘;二是重振高新技术产业,摆脱对油气等资源产品的过度依赖。然而,被视为美国第51个州的加拿大想要经济转型,可谓路漫漫其修远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