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你在适应这座城市还是城市在塑造你?记温哥华之初体验

2020-8-10 15:32|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94| 评论: 0

摘要: 温哥华是个神奇的城市,来了就不想走。还记得若干年前第一次来到温哥华,初次揭开这座城市神秘的面纱时,那种暗藏的小激动与略感不安的心境交织在一起,直到今天还记忆犹新。时常回忆,总希望用文字记下那些特别的瞬 ...

温哥华是个神奇的城市,来了就不想走。还记得若干年前第一次来到温哥华,初次揭开这座城市神秘的面纱时,那种暗藏的小激动与略感不安的心境交织在一起,直到今天还记忆犹新。时常回忆,总希望用文字记下那些特别的瞬间。

是你在适应这座城市还是城市在塑造你?记温哥华之初体验


第一次被同性搭讪


第一年来温哥华,到了十月底,天气开始转凉了,我记得当时穿着一件贴身的皮夹克,挺精神的。那时,刚到温哥华,还没来得及买车,出门买菜、购物,都是搭公交车,还好租的公寓离车站很近,步行5分钟即达。

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公交站等车,打算去图书馆转转,车站里一个中年但不太油腻的男士,走到我跟前,先是寒暄了一句,第二句就夸我身上的皮夹克很合身、很好看,还问我是哪里买的。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搭讪给整蒙了,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在脑袋里翻译了半天,终于憋出了一句,“这件皮夹克在美国买的”。

这件皮夹克,是我有一年去美国Las Vegas出差,在一家忘了叫什么名字的男士服装店里买的,价格不贵,没有超过200美金。那哥们见我不太想说话,就闷闷的离开了,其实我在使劲儿琢磨怎么组织语句,可头脑一片空白。面对陌生人,体会了一把,“哑巴英语”说不出口的感觉。

巧合的是,当天晚上从图书馆坐车回公寓,下车的时候,身后又有一位壮硕的大哥,还是关心我身上这件皮夹克,他问这件是真皮的吗?这回我没有第一次那么慌了,脑子里蹦出“提示符”,这哥们会不会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出国前就听说国外的人比较环保,尤其提倡保护动物反对皮草啥的。他盯上我这件皮夹克,肯定是要抓我的小辫子。

是你在适应这座城市还是城市在塑造你?记温哥华之初体验


脑补了很多画面之后,我毅然决然的对他说,“我这件衣服很便宜,肯定不是皮的”。大哥一脸不相信,瞪大了眼睛,长叹一声,“好看~~!看起来就跟真的一样啊”,这位大哥真是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件皮夹克的爱。离开车站后,他一边点头、一边回头又看了我三次,大半夜的,弄得我寒毛直竖。直到回了公寓,我仍然觉得莫名其妙,加拿大的陌生人怎么都这么直接呢?

时隔多年后,想起这件事情,觉得挺合理的,加拿大人的爱与憎就是那么单刀直入,从来不拐弯抹角,在国内习惯了在表达观点前先埋个伏笔、做个铺垫、绕个弯弯,在加拿大真的不需要,直接亮剑就成。

第一次走进有乐队的教会


登陆温哥华的第一个周日,在朋友的介绍下,走进了当地一家著名的西人教会。教会对我来说,其实并不陌生,原来在深圳工作的时候,我所住的社区正好有个家庭教会,周日上午常有聚会,偶尔会请香港的牧师来传道。香港牧师的普通话好得让我有点惊讶,语言也很幽默,越听越喜欢。而加拿大这所西人教会,更是让我耳目一新。这里有一支非常棒的乐队,主唱、吉他、贝斯、架子鼓、键盘,一应俱全,曲风很现代,是我喜欢的类型,整个氛围很轻松、很自由,没有娇柔的庄严和造作的煽情。

是你在适应这座城市还是城市在塑造你?记温哥华之初体验


教会有些西人老头老太太,也有很多工薪阶层,教会就是他们的信仰,每周日的聚会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其实,我来教会的初衷,是免费学习英语口语和听力,目的性很强。讲道的西人牧师是位三十出头的青年光头型男,第一次听他传道,我基本上没听懂,语速太快了,听到后面差点睡着了,这对我打击挺大的。讲道结束后,大厅里的咖啡免费喝、点心免费吃,这让我又来劲儿了,想着英语没混熟几句,免费食物填填肚子也很值得。

倒咖啡的时候,碰到光头牧师,他见我是第一次来,对我很热情。在他的引荐下,我认识了两位西人朋友,David和Tim,都大概四十岁上下。第一次跟他们俩聊天,感觉他们俩发音很清晰、很慢,用的词汇和句式也不复杂,还真能听懂一些,不像牧师说话跟打机关枪似的。David在木材进出口公司工作、有两个女儿,Tim在医院基金会工作、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是朝九晚五族,周日做礼拜,他们两家都是全家出动。

David给我介绍教会有哪些夏令营活动适合小朋友参加,Tim聊他前一个周末带孩子们去美国迪士尼旅游的见闻,这次聊天完全不像第一次见面那种寒暄,就如朋友之间的唠嗑,我胆子也大了一点,什么语法、词汇都不管不顾了,也瞎说尬聊了起来。按道理男人之间,能有多少聊的?在我的人生准则中,“男人之间一切尽在酒里”。我们三个大男人的第一次见面,居然“干聊”了足足一个钟头。过往十年,我都没有说过这么多句英语,真的服了自己。

后来的日子,我才了解,David和Tim平时说话可不是这个语速,他们是故意放慢语速,让我感觉没有压力,并能融入其中。直到今天,我们三个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每个月聚在一起吃一次早餐,聊聊简单的生活,各种吐槽自家的老婆。

第一次喝Tim Hortons的Iced Capp


移民加拿大,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希望能让女儿接受不一样的教育。我和太太在国内都经历过填鸭式学习、海量试卷、重复训练的折磨,真心希望女儿能有一个宽松些的童年。那时女儿正好五岁多,马上要到上一年级的年龄。为了女儿能在加拿大从小学开始读书,我们赶在了9月份之前登陆了。

本来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可是那一年正好赶上温哥华所有小学老师罢工。所有的小学都停课了、没人人办公,也就没有办法为女儿到学校去注册学籍。我跑到当地的教育局去咨询应该怎么办,碰到了一位叫Matthew的华裔工作人员。他是当地教育局分管我们社区小学的教员,四十岁左右,浓眉大长脸,笑起来眼睛瞪得圆圆的,还好留着寸头,不然真的很像光头强。

是你在适应这座城市还是城市在塑造你?记温哥华之初体验


那天是个下午,两三点的样子,Matthew接待了我。他让我别着急,说温哥华的老师经常罢工,三年一小罢、十年一大罢,主要是教师工会和政府教育厅之间的博弈,教师喊累、要求提高待遇,教育厅哭穷、说没有额外预算支撑,最终结果必然是双方妥协、各让一步。Matthew给我填了入学申请表,并告诉我一旦劳资双方达成一致、学校复课,就会通知我女儿去上学。

Matthew看了看手表,对我说,“出去转转,买杯咖啡喝,下午太困了”。我们一起去了教育局旁边的一家叫"Tim Hortons"的咖啡店,他推荐我喝一种叫“Iced Capp”的冰咖啡。我当时也挺渴的,拿起来就喝了一大口,这咖啡里灌满了冰沙,甜甜苦苦冰冰沙沙的感觉,口感很醇密,一下子就凉快了。不到五分钟,我就干掉了这杯Iced Capp,真的很爽。事后发现,这种咖啡,非常提神,整个一下午再也没有睡意了。

是你在适应这座城市还是城市在塑造你?记温哥华之初体验


一个月后,教师工会和教育厅的谈判真的达成了一致,我女儿也在Matthew的帮助下,如愿注册了并入读了社区小学一年级。后来我发邮件给Matthew,感谢他的帮忙,并顺便谢谢他推荐给我的Iced Capp。翻译过来,Iced Capp就是“冰卡布奇诺”,一直到今天,它都是我最爱的夏日饮品。

后记


人生有很多第一次,有些是难忘的,有些是不愿意再想起的。我可能比较幸运吧,来到加拿大生活之初,那些若干的第一次,回味起来大部分都是甜的。后来的日子,有酸甜苦辣各种滋味,可是时常想起最初那些甜甜的感觉,是永远都留在心里的,不会消失。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图文推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