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2020-8-12 07:36|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84| 评论: 0

摘要: 就在韩国、新加坡和伊朗都爆发了较为严重的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确诊人数直线增加的情况下,美国CDC官员2月21日称,美国正在为新冠状病毒可能出现的大流行做应对准备。而对于加拿大来说,最令医学专家们担心的 ...
就在韩国、新加坡和伊朗都爆发了较为严重的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确诊人数直线增加的情况下,美国CDC官员2月21日称,美国正在为新冠状病毒可能出现的大流行做应对准备。而对于加拿大来说,最令医学专家们担心的是,一旦病毒爆发,加拿大的急诊病房将出现短缺。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一个医疗小组在伊拉克和伊朗边境检查旅客的体温


多国疫情风声鹤唳

美国CDC官员:最终可能采取学校商业停业的措施。

据多家媒体报道,美国当地时间2月21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确认,美国境内已确诊34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18例为“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撤侨人员,3例为此前从武汉撤侨回美的人员,其余13例为在美国境内出现的感染病例。截至2月20日,美国的确诊病例数为15例,仅一日就新增了19例。

“在美国,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社区传播,但是最终很有可能会发生,”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国家免疫和呼吸系统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森尼尔(Nancy Messonnier)在电话会议上说道。

梅森尼尔还在会上提到中国目前采取的暂缓学校开学和企业复工的措施,称美国可能最终也需要这样做。“这一天可能会到来,那个时候我们可能需要在美国实施这样的措施,”梅森尼尔说道。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2月21号,美国CDC 表示,美国卫生官员正在为covid19冠状病毒在美国大流行做应对准备。

另一方面,美国疾控官员认为之前的确诊病例数统计方法并不能代表新冠肺炎在美国的实际传播情况。“我们正在单独跟踪因遣返工作而确诊的病例,因为我们不相信这些数字准确地代表了美国社区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梅森尼尔说道。

这位主管还表示,即日起,美国将更改新冠肺炎感染病例的统计方法。根据新的统计方法,CDC将把美国的感染病例分为两类,一类是美国国内感染病例,另一类是撤侨人员中出现的感染病例。

在应对新冠肺炎上,这位主管也表示美国CDC正和州及地方卫生部门合作,让当地的医护人员做好应对传染爆发的准备。CDC也正在与供应链合作伙伴,医院,药房和生产商合作,以了解需要哪些医疗用品。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图片截自Global News


根据Global News的报道,过去两天,伊朗的库姆地区出现了18例确诊病例和4例死亡病例,而该地区的病毒感染者将病毒传到了黎巴嫩和加拿大。

短短3天时间里,韩国大邱的一个教会及附近医院出现了超过280例确诊病例,而韩国卫生部门还未能确认该教会的9000名信徒中,有多少人受到了病毒感染。在韩国首都首尔,新增确诊病例因何染上病毒依然未知。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图片截自CNN


在欧洲,意大利的确诊病例在一天时间增加到了29人,北部几个大区新增确诊病例可能都是源于一所医院及一家咖啡馆。

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表示,中国为世界赢得了抗疫情的时间,让其他国家有时间为这场新冠疫情做好准备。但是,在部分国家依然出现了无法追溯源头的疫情,首位患者因何感染仍然未知,令这场全球的抗疫情大战蒙上了阴影。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定义,“瘟疫”是指在两个大洲广泛传播的疾病,但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认为,只要一种疾病在多个国家或较广泛的地域传播,那么这种疾病就是瘟疫。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病毒研究者Ian Mackay表示:“世界各地的病例激增,意味着疫情有了新发展,它可能成为一场瘟疫。”

传染方式多种多样

目前世卫组织面临的最大考验,并不是如何说服其他国家采取更严格的抗疫情措施,而是担心韩国和伊朗爆发的疫情,意味着人们已经要来不及控制这种病毒了。世卫组织的专家Sylvie Briand说:“不同地区的疫情爆发处于不同的阶段,我们在不同地区发现了不同的传染方式。”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钻石公主邮轮上的加拿大乘客批评船上隔离期间的安全措施


病毒的传染方式各不相同,新冠病毒的传染方式,不像SARS病毒、中度呼吸系统综合症、MERS病毒等,反而更像是普通的感冒传染方式。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专家Amesh Adalja表示,现在几乎可以确定,一些新冠病毒患者的症状很轻微,难以察觉:“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的控制措施都会失效的,就像在世界各地流感季节爆发的流感一样,患者在出现严重症状之前,很难被发现。”

昆士兰大学的病毒研究者Ian Mackay认为,从积极的一面看,症状轻微意味着死亡率较低,但从消极的一面看,这意味着这场疫情很难控制。

加拿大医院病床紧张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图片截自Global News


令加拿大人较为恐慌的是,最近卑诗省出现的确诊病例,并非来自中国,而是来自伊朗。加拿大首席公共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周五表示:“从伊朗过来的确诊病例可能意味着新冠病毒的传播方式,要比我们的已知途径更为广泛。”

最近,加拿大的实验室测试能力得到了提高,各部门之间的协调也更好了,卫生部门还准备追踪密切接触者,以寻找那些可能感染了病毒但尚不自知的人。但是,多伦多大学附属医院的传染病医生Isaac Bogoch认为,一旦加拿大的确诊病例达到一定数量,加拿大必须改变现有的防疫策略:“每种医疗系统都有自己的局限,问题在于我们有多大的能力来应对可能出现的病例激增问题。”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许多急诊医生表示,加拿大的急诊病房已经全负荷运作了,一旦突然出现大量的新增病例,急诊病房将出现短缺。加拿大急诊医生协会的Alan Drummond表示,急诊病房的现状令他感到担忧:“医院每天都很拥挤,很难让每名患者都及时得到床位。这会让我们怀疑一旦遇到了流行疾病,我们的医疗系统能承受多大的压力。”

他认为,如果加拿大的新冠疫情出现广泛传播,可能导致不少患者的手术被迫取消,医院将无法及时收治全部的病患:“鉴于我们的普通病房和重症监护病房数量有限,我们必须作出艰难的抉择,决定把床位安排给哪些病人,我们甚至可能实施一定程度的医疗配给制度。”

老龄化带来新考验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Alan Drummond认为,加拿大的人口老龄化也给医疗系统带来了不小的挑战。根据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现有经验,COVID-19病毒对于老年人的影响更为严重,患有其他疾病的老年人在感染新冠病毒后病情恶化的情况较多。

此外,由于加拿大的长期护理床位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即使老年患者的病情已经相对稳定,他们依然会倾向于继续住院,这使得医院无法将病人从急诊室转移到普通病房,大大限制了医院接收新病例的能力。

谭咏诗表示,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关键将是加拿大医院的负荷能力,但同时表示,一场严重的季节性流感对于医院床位也会产生类似影响:“如果我们能延缓新冠病毒在加拿大的传播,比如等到流感患者减少的时候,那将对我们非常有帮助。”

谭咏诗还表示,加拿大将和其他国家一道,尽全力抓住遏制疫情爆发的窗口期,提前做好计划。

对于隔离治疗,BC省资深医务人员有话说

BC省一位经历过多次疫情的资深重症监护医护人员告诉温哥华头条,BC省政府“会把机场接到可疑病例送到Richmond hospital治疗”的对策可能存在问题。


美国为新冠可能大流行做准备 专家指温哥华这项对策有问题

图片截自:Vancouver Sun


她表示自己在列治文、本拿比以及温哥华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工作多年,这些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虽然有独立负压房间,但是这些老式设计,独立防感染房间很多没有现代感染设计要求的after room隔离区域,只有素里纪念医院(Surrey Memorial Hospital)才有这样的区域。

因此,她觉得把“疑似”病例送去列治文医院不是最佳选择,而且由于医疗人员人数和老旧重症监护病房设计没有办法应付和控制大量疑似病例涌入医院,到时候可能会产生交叉感染。

不论如何,在抗击新冠病毒方面,加拿大仍是任重而道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