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林肯也不能免俗:续谈性服务和性剥削

2020-8-15 11:53|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77| 评论: 0

摘要: 在2012年至2014年的三年间,加拿大最高法院和加拿大国会从性服务的判例法到性剥削的立法都做过了重要的调整。2020年2月安沃(Anwar)判例又把打击性剥削的新法从霓虹灯拉到了聚光灯下。尽管立法需要受到司法的审查,我 ...
在2012年至2014年的三年间,加拿大最高法院和加拿大国会从性服务的判例法到性剥削的立法都做过了重要的调整。2020年2月安沃(Anwar)判例又把打击性剥削的新法从霓虹灯拉到了聚光灯下。

尽管立法需要受到司法的审查,我们需要明确加拿大对卖淫作为对妇女和女孩的一种性剥削形式的打击,其实是对奴役贵贱关系的打击,是一场漫长的改革,通过保护被奴役者的安全,保护社区和儿童的安全,来减少对卖淫的需求及其发生。点击链接:加拿大打击性剥削的法律现状和困境剥削虽不是马克思的专属用词,但的确随着马克思的使用而驰名。通过生产,阶级的格物方式,马克思认为“资产者是把自己的妻子看作单纯的生产工具的。


连林肯也不能免俗:续谈性服务和性剥削

图源:pixabay


...资产阶级的婚姻实际上是公妻制。“ 娼妓只是一种公共形式的卖淫而已。如果要“消灭【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就必须消灭由这种关系而衍生的公妻制,即公共和私人的卖淫。” (“共产主义宣言”)【堂主:嗯,有道理。】

马克思成功地点出了卖淫和婚姻的关联。根据1970年代法国女权运动的重要理论家和创始人西蒙娜·德·波伏娃在她《第二性》一书中提到,“卖淫是婚姻的直接结果...婚外性关系总是伴随着人类的文明,如同笼罩着家庭的阴云。” 男人出于审慎的考虑,将妻子置于贞洁的位置,但自己却无法从这种强制的伦理体系中获得满足。“

但是马克思对工业和生产的分析方法,即从生产和生产关系的角度来实并不能完整地涵盖卖淫的实质。食色性也,连林肯总统都难免俗,根据《林肯与劲敌幕僚》(2005)一书,“结婚前...几乎可以肯定,在妓女中,【林肯】找到了性欲的出口“ (Goodwin, 93页) 【堂主:欧!卖糕】。而且从西方个人自由自主的理念出发,性的剥削关系也可能被“我愿意,我选择,劳资爱干嘛就干嘛,你管得着吗?”的口号所解释,当然选择可以是“毫无选择”的一种表象。


连林肯也不能免俗:续谈性服务和性剥削

图源:pixabay



读一下中国历史,我们或许有所启发。根据陈东原(1928)着的《中国妇女生活史》,在汉之前,越王勾践,燕太子丹都是家中眷养美女酬劳宾客。“中国之有妓女实起于汉武之营妓,而南北朝时家妓最盛“(60页)。吕思勉在《中国通史》中则说“旧说以为起于齐之女闾”(宫中淫乐场所), 由于她们身份的低贱,“贞操亦无保障,官员等皆可使之执技荐寝以自娱,是为官妓。军营中有时亦有随营的女子,则谓之营妓。” 所以从女伎家妓到官妓营妓,再到私娼土娼流娼;从西门庆的妾,丫头,书童,粉头【堂主:咦?水浒传里我怎么没有读到这些东西呀?】,万变不离其宗的是性的权力关系和贵贱次序。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