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省学校开学 家长有权不送孩子去学校吗?

2020-9-18 03:36|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91| 评论: 0

摘要: 2020年9月的第二个星期,卑诗中小学的学生就要回到学校了。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家长们对于是否要让孩子回归课堂产生了疑虑。由于加拿大K至12(幼儿园至中学12年级)教育的公共属性,家长安排子女教育的权利只是相对的 ...
2020年9月的第二个星期,卑诗中小学的学生就要回到学校了。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家长们对于是否要让孩子回归课堂产生了疑虑。由于加拿大K至12(幼儿园至中学12年级)教育的公共属性,家长安排子女教育的权利只是相对的概念。所以学生返回课堂的现实挑战其实无法回避,刻不容缓,与其消极抵抗或通过在家自己教孩子(home schooling)等手段来技术性拖延学生返校,家长们不如积极地参与学校的卫生管理以及学生和教职员工的健康和防护,大家同舟共济,共度时艰。

华人自视重视教育,但是从孩子开始就进行平等教育的公共学校却是近现代的新产物。根据范文澜以及蔡美彪所著的《中国通史》,明清时期,当时的城乡所开设的都是私塾,“教儿童识字、读四书,作应考入学的准备。富有的官员地主之家,则延请教师在家教授子弟,或设家塾,允许亲友的子弟来学。”

BC省学校开学 家长有权不送孩子去学校吗?

图源:pixabay


在英国,跟宗教,贵族地位无关的公共教育则要等到1860年代的《公立学校法》的诞生,虽然是公共的教育,但是学校并非纳税人出资,所以英国的公校(Public Schools)实则是独立的私人学校。直到纳税人出资的国校(State Schools)的出现,才算是真正实现了教育的普及。相对而言,身为英联邦成员的加拿大,其公共教育理念主要体现在受加拿大宪法保护的宗教和英法语言教育两方面。

谈到家长权利,华人较为熟悉的是1996年加拿大最高法院的R. v. Audet, [1996] 2 S.C.R. 171判例,其中讲到“父母授权给教师,并赋予教师向孩子教育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所学到的大部分知识的责任”(第41段)。但是按照加拿大宪法第93条,“每个省的立法机关都可以排他性地制定与教育有关的法律” 。而其中“家长”一词仅出现在宪法的尾注中,允许纽芬兰省的“家长通过提出要求,应允许在学生在学校里尊崇宗教仪式。”

目前尚无成文法或案例法支持家长在学龄学生教育上绝对的,排他的权力。由于在加拿大,公共资金兼顾了公私两种教育,纳税人主要负担公共学校的开支运营,但对私校和宗教学校则给予一定比例的补助。因此可以说加拿大的学龄学生教育只是一个家长的相对权利,家长几乎无法摆脱政府,完全独立地不受干涉地决定孩子的教育。

在加拿大,卑诗省的《学校法》是这样表述的,“第7条(1款)学龄学生的父母有权,(a)按照【教育】厅长的指令,告知学生出勤,行为和在校进度,以及(b)[2015年修订后删除。],(c)根据第8条参加家长咨询委员会(Parents' Advisory Council)。(2)就读学龄学生的父母,可应教师,校长,副校长或教学主任的要求,必须就学生的教育计划与教师,校长,副校长或教学主任进行协商。”(详见SCHOOL ACT https://www.bclaws.ca/civix/document/id/complete/statreg/96412_00)

家长当然也可以选择在家自己教孩子,如卑诗《学校法》的第12条规定,家长“(a)可以在家里教育孩子...并且(b)必须为该孩子提供教育计划。“ 虽然孩子居家教育后的质量未必不好,但考虑到中华文化,传统“学校只是科举的准备,生员读书也只是为了中举得官”(“范通”)。所以在家自己教孩子其实并不容易得到华人家长的青睐和选择,他们倒未必不能接受这个概念,只是罕有华人家长会愿意尝试拿自己的孩子做社会实验。

因此,虽然“居家教育”好比是技术性策略,可以算作暂时逃避返校的手段,但是无法长远的解决返校这个困境。一旦居家教育质量偏颇不达标,那返回公共学校接受教育就不可避免,并且很难再有回到居家教育的可能。

华人家长可能有各类合理的对公共教育的不满,但是一手拿着孩子的前途,一手烧钱(2020年8月底已有家长在卑诗高等法院对教育厅提出的诉讼)通过诉讼去对抗政府,对于绝大多数的家长都是最坏的选择。其实在居家教育,公校教育,私校教育(含宗教学校),以及跟着社会活动家们举牌摇旗呐喊,抵制学校教育四个选择中,华人家长还是会在公校和私校中取舍,其中大多数学龄孩子还是会去公立学校念书。


BC省学校开学 家长有权不送孩子去学校吗?

图源:pixabay


我们又绕回到了由加拿大纳税人出资的公私教育话题上。卑诗有约50万的中小学生,分属1600个公校,分别由60个教育局(或学校局school board)管理。教育局由市选时民选的委员会监理,当选的委员叫学务委员(Trustee), 他们讨论,制定并监督教育局的各类政策和规则(policies),比如这次秋季返校的具体计划就是由60个教育局分头落实。

教育局的日常管理则是由督学(Superintendent)负责。由于每个教育局平均管理约20至30家学校,所以督学还有数位助理督学(Assistant Superintendent)协助对学校的管理工作。从教学上,省的教育厅(Ministry of Education)负责课程内容(Curriculum)的制定,具体由教育局落实,教学的设计(Pedagogy)则是教师的管辖。

当家长们了解了教育局这样的结构和流程之后,就可以从容地打开沟通的大门,如果觉得学校老师和校长委屈了自己的孩子,就可以通过流程合法合理地维护自己和学生的权益。如果有批评的意见和好的建议,也可以向学校,学务委员,或者向教育厅和所在选区的省议员提出。


BC省学校开学 家长有权不送孩子去学校吗?

图源:pixabay



在校戴口罩会是一个积极的示范和指标,但是学生和学校教职员工的整体健康不仅仅是口罩的问题,还有学校垃圾的处理,洗手液的供应,新的学校行为规范的产生和执行,出现感冒或其他疾病后的应急医疗和教学措施等等。面对这次返校,学校空前地需要家长们的积极参与,希望大家通过参加家长咨询委员会献计献策,出钱出力,更有效地对孩子的教育和学校的整体健康添砖加瓦。


BC省学校开学 家长有权不送孩子去学校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