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刘节办理加拿大签证事的一封推荐信

2021-11-26 18:01|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188| 评论: 0

摘要: 刘节(1901-1977),历史学家,生前长期执教于中山大学。□ 洪光华(澳门城市大学)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日下午,“瓯越此门两代贤——刘景晨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刘节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展”在温州衍园美术馆顺利开幕。 ...

1936年刘节办理加拿大签证事的一封推荐信


刘节(1901-1977),历史学家,生前长期执教于中山大学。

□ 洪光华(澳门城市大学)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日下午,“瓯越此门两代贤——刘景晨诞辰一百四十周年刘节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纪念展”在温州衍园美术馆顺利开幕。其中许多展品我是第一次见,如加拿大William Charles White主教为疏通刘节赴加拿大办理签证事,致加拿大驻香港移民官E. S. DOUGHTY先生的信。

原文照录由刘节先生侄子刘荫曾翻译,在展览说明牌上展示的信件译文:

中国香港邮政信箱247号

加拿大中国移民签证官及特殊移民行政官

E. S. DOUGHTY先生

阁下:

兹证明,安大略省皇家博物馆董事会现已接受国立北平图书馆职员刘节先生为中国考古学的特殊学生,学习期限为两年。董事会决定,在此期间将向刘先生提供充裕的资助,负责刘先生的所有费用。刘先生应于今年九月初抵达加拿大。请授予其加拿大入境签证,不胜感激之至。

刘先生可能与C. K. CHENG先生同行。CHENG先生已被接收为多伦多大学学生,此人情况前此业已奉告。

多伦多大学中国考古学副教授

WILLIAM C. WHITE(签名)

1936年4月27日

此函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信纸打印,使用博物馆信封。

William Charles White中文名怀履光,一八七三年出生于英格兰,后随父母移民加拿大。在威克里夫神学院毕业后被按立为副牧师,派往中国福建传教。一九〇九年被委任为河南教区主教。一九三四年退休回国,任多伦多大学中国考古学副教授。一九六〇年逝世于多伦多。一九二八年,怀履光擅自开挖洛阳金村大墓,将多件出土文物运往加拿大,后藏于皇家安大略博物馆。

刘节字子植,一九〇一年出生于浙江永嘉(今温州市鹿城区),一九七七年于广州去世。一九二八年毕业于清华学校研究院国学门,为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的弟子。一九三〇年秋至次年夏,刘先生于开封河南大学文学院任教授兼国文系主任,其间认识了怀履光。一九三一年夏至一九三五年秋,刘先生任国立北平图书馆编纂委员兼金石部代主任。

一九三三年,刘先生在《北平图书馆馆刊》发表的两篇论文与怀履光有关,其一为《答怀履光书——论骉氏钟出土处沿革》(第七卷第一号),答复怀履光的问题:“前于顾子刚先生处得读大札,承示骉氏钟出土处,并同时出土各器之拓本,照片数种。至感至感!敬就所论各点,裁答如次……”(顾子刚为刘先生北图同事,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之《刘节文集》所收此文误为顾颉刚)文末提及“金村”:“永康二年,赵王伦篡位:迁惠帝,自华林西门出居金墉,故改曰永昌宫。其后每有废置,辄于金墉城内。足证金墉非旧土城,实在旧土城之西北隅,疑即今金村之地。”其二为《?君孠子壶跋》(第七卷第二号):“?君孠子壶与骉羌钟同出于洛阳旧土城东北之五台墓。壶有二,一藏怀履光处;其他一器,不知流落何方。承怀履光以照片及墨本寄示,因略书所见,以答雅意。”

据此可知,怀履光了解刘先生的学术功底,想邀其去安大略博物馆,帮助整理研究他运往加拿大的金村出土的古器物及其他中国文物,就顺理成章了。

令人费解的是,一九三五年秋至一九三七年夏,刘节先生为燕京大学文学院中国文学系副教授,怀履光一九三六年四月份的信中什么说刘先生是国立北平图书馆职员?以二人熟识的程度,及刘先生接受邀请才有签证之事两个方面看,怀履光不应该不清楚刘先生现在所任之职。第二点不解的是,刘先生现任燕京大学副教授,为什么去加拿大做“特殊学生”?即使“向刘先生提供充裕的资助,负责刘先生的所有费用”,条件颇优厚。

当然,刘节先生没有按怀履光信中所说,在一九三六九月初抵达加拿大,具体原因未详。

再一年,刘先生辞去燕京大学教职准备赴加拿大。《刘节学术年表》一九三七年:“夏,由国立北平图书馆推荐,拟应多伦多图书馆之聘赴加拿大工作。七月二日束装偕妻儿离北平至天津候船期赴加。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旋即买舟离津赴沪,加拿大工作之计划搁置。(据刘节先生档案)”(《刘景晨刘节纪念集》,香港出版社,2002年,作者:钟显华)此与上一年之计划是否一回事?待考。

容庚一九三七年五月二十一日日记:“六时刘盼遂四十岁生日、刘子植赴加拿大,国文系同人庆祝和饯行,在吾家。”(《容庚北平日记》,中华书局,2019年)

离平至津当天刘节先生写予夫人钱澄(1912-1996,字清之)女士的一通短信写道:

清之:

行李两件交人送上,请检收。自平至塘沽车票尚未买,望转禀岳父嘱人代购。我此刻尚须向此间友好辞行并理发,在一点以前车站会。或者尚有要事,在十一点以前当有电话到府。

子植手启

即日

刘先生岳父即钱稻孙(1887-1966,字介眉),浙江吴兴人。

赴加不成滞留上海的刘先生曾为大夏大学兼任教授。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刘先生将妻儿送上返乡温州之船:“下午三时挈清之、显曾二人至轮船,讬岸立送返里。清之与余结婚迄今凡三年又四月,未尝分离。显曾出世以来亦将二十四月,褓抱提携爱之靡笃,一朝分别,心如悬磬。”(“岸立”,刘先生堂弟刘烈)案:此引文及以下引文,为新发现的刘节先生一九三八年日记,将于《刘节日记》在中华书局再版时补入。

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节先生终于逃离被日寇侵占的上海:“下午三时苏州轮离沪。此次在沪计十月又十日。”日记所见,他同月二十八日晨抵汕头,三十日抵香港。

海轮上,刘节先生作诗《南海舟中寄沪上诸子》,抒发对友人的依依惜别之情,以及与国家共安危的爱国情怀:

临歧执手感栖迟,极目山河涕泪滋。

等是无家甘寂寞,愿同有国共安危。

馀生傥识匡时策,前路终当济世期。

何事海鸥纷聚散,沧波滚滚赤轮驰。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澳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