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2020-9-24 05:22|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86| 评论: 0

摘要: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的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大法官于9月18日辞世,享年87岁。金斯伯格大法官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短短一个半月病逝,将对于美国最高法院的格局以及大选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以至于金斯伯 ...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之一的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 大法官于9月18日辞世,享年87岁。金斯伯格大法官在美国总统大选前短短一个半月病逝,将对于美国最高法院的格局以及大选带来至关重要的影响,以至于金斯伯格离世前对家人最后的遗言是希望自己的继任者将由下一任美国总统来选择。遗憾的是,金斯伯格大法官的在天之灵很可能要失望了。2020年,我们又一次戏剧性地站在了历史的拐点。



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Ruth Bader Ginsburg (图源:CBC)

犹太裔的金斯伯格大法官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堂主:首位女性大法官是奥康纳大法官,今年90岁】。金斯伯格1米55的个头,身材娇小玲珑,大学就读于康奈尔,在那里她遇到了她的丈夫马丁。随后他们双双进入哈佛大学攻读法学。当时她是法学院五百多位同级同学中仅有的9位女学生之一。


1972年,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的终身教授,同时积极参与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领导女性解放运动。1980年,卡特总统在其任内的最后一年成功提名她就任重要度仅次于美国最高法院的美国特区巡回上诉法院(D.C. Circuit)的大法官。1993年,克林顿总统在其司法部长雷诺的举荐下,提名金斯伯格成为了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时年60岁。

2016年2月,当美国持保守主义的大法官斯卡利亚(Scalia)突然病逝的时候,那是近20年来,美国最高法院第一次有可能被自由派的多数把持。但是就是那么寸,万万没有想到,川普在当年的11月当选了总统。局势瞬息万变。川普已经成功提名了持保守主义理念的戈萨奇(Gorsuch) 和卡伐诺(Kavanaugh)来填补斯卡利亚和肯尼迪(Kennedy)大法官(辞任)的开缺,使得保守主义在美国最高法院夺回了5比4的1票多数优势。



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图源:CBC


现在金斯伯格大法官辞世,使得保守主义的1票微弱优势有了进一步扩大到6比3绝对优势的可能。而且三位少数中的史蒂芬布莱耶今年也82岁了,非保守主义至少在美国最高法院内部是岌岌可危。那么问题来了,川普是否可能在大选前再提名他任内的第三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呢?结论是,非常可能。


【堂主:在美国最高法院只有8名大法官的情况下,若产生了4比4的平局, 那么下一级法院的判例仍旧将得到最高法院的支持,但是不在联邦内形成对美国全国有效的判例。最高法院只能给出”判决由均分的法院所确认”(The judgement is affirmed by an equally divided Court)的声明。】


在目前美国参议院的100个席位中,共和党53席占多数,民主党45席以及2票的独立参议员。因此只要共和党内部纪律严格,那么确保川普迅速提名任命新一任大法官的任务就不会失手。况且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是我们华人熟悉的赵小兰女士的先生,铁腕到冷血的、亲快仇恨的麦康纳(McConnell)。



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图源:pixabay


2016年斯卡利亚大法官逝世后,当时离美国大选还有9个月的时间,麦康纳迅速出面,顶住对“不履行参议院职能”的批评声,坚决表示参议院会抵制任何奥巴马的提名。在那场豪赌中,麦康纳赌赢了共和党的总统选举的胜利,赌赢了参议院的胜利,赌赢了美国最高法院的未来。


政治是没有硝烟的战场,要知道,今年11月参议院也会有三分之一的席位需要重新选举。所以这位在很多进步人士眼中是无耻、龌龊、下流、厚黑的麦康纳一定会坚决地在总统大选前,速战速决地锁住美国最高法院6比3的保守绝对优势,绝不留活口。麦康纳断然不会把机会交给明天,他要钳住命运的咽喉!他注定了选择唾面自干,“道义”放两旁,把保守理念摆中间。


作为反制手段,参议院民主党领袖威胁,如果共和党在选前强推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补缺,他们将推动增加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数(从9名增加至11名、13名或更多)来制衡。理论上,美国宪法的确没有限制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数量,但是从3比6的绝对少数达到7比6的多数,未来民主党执政时,不仅需要集天时地利人和,更要增加至少4名大法官,其难度和跨度还是远大于威胁本身。



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图源:pixabay


川普的前任奥巴马,上任8年总共提名了329 位的联邦法官(2名最高法院大法官,55名上诉法院法官,268名地区法院法官,4名国际贸易法庭的法官),略多于小布什的324名联邦法官,但是稍逊于比尔克林顿的372名法官。然而在奥巴马上台的时候,美国13个上诉法院中只有3 个法院的民主党提名的大法官人数超过了共和党提名的大法官人数。


到奥巴马卸任之时,13个巡回上诉法院中有9个法院,民主党提名的法官人数超过了共和党提名的法官人数。这意味着更多的有利于民主党议题的官司会在地区层面得到支持。这个部署本来是为了奥巴马的民主党继任者可以大刀阔斧的改革做准备,但按照现在的趋势来看,民主党这一计划将遭遇美国最高法院的终审否决和阻截。



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一场全球瞩目的事关美国司法走向内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