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2020-8-7 12:24|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90| 评论: 0

摘要: 你可以想象,一些影响女性的决议,全部由男性议员做出决定吗?你可以想象,当女性议员提出反对家暴的议题时,男性议员竟然在笑吗?这,就是女性参政的必要性。她是乌克兰移民后裔,毕业于哈佛和牛津,20年记者生涯, ...
你可以想象,一些影响女性的决议,全部由男性议员做出决定吗?

你可以想象,当女性议员提出反对家暴的议题时,男性议员竟然在笑吗?

这,就是女性参政的必要性。

她是乌克兰移民后裔,毕业于哈佛和牛津,20年记者生涯,在《金融时报》、《环球邮报》和路透社均担任过很高的职位,她的两部畅销书全球大卖,然而她却摇身一变,毅然从政,短短几年,一路从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外交部长到今天的副总理,她就是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CBC News


她出生于多伦多,从小就颇具领导风范,大学是辩论队的主席,不到26岁就成为了安省教育部长的幕僚长,她协助特鲁多成功赢得联邦大选,成为加拿大总理——这是自由党15年以来第一次获得压倒性胜利,成为总理幕僚长的那年,她37岁,她就是Katie Telford。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CTV News


她7岁和父母一起从香港来到加拿大,从小在父母的餐馆里帮忙,自然而然把公共服务行业视为她的事业方向,从安省教育厅、Ryerson大学公共服务部门,到总理办公室的一员,到今天担任小企业和出口促进部部长,为女性、中小企业和华裔奔走呐喊,她就是伍凤仪(Mary Ng)。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Canadian dream summit


从议员到总理内阁,在政坛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出现在公众面前,那么在加拿大的政界女性的生存现状怎样呢?

根据联合国2019年第一季度人口报告显示,世界人口共77亿,其中38.9亿为女性,38.2亿为男性,2019年加拿大女性人口占比50.38%。

而在政治系统,一直以来女性从政的比例却远远低于男性,这是非常不合理的。政治是决定一个国家法律和生活方式的系统,如果性别比例差距很大的话,对从正比例处于少数的女性群体非常不公平。

从事媒体工作20多年,贴心姐妹网总编、性别平等议题研究者施雅芳在性别平等方面有多年的研究经验,关于女性参政的话题,她特别接受了多伦多头条的专访。


施雅芳表示,联合国认为,女性参政比例不应低于30%,立法才能够反映女性的诉求。但事实上,达标的国家少之又少。

全世界193个国家,只有27%的国家达到了这个比例,目前排名较高的国家是:卢旺达,古巴,玻利维亚,阿联酋,一贯给人女性参政较多印象的北欧,目前在前十名里只剩下瑞典。

提到加拿大,施雅芳说,加拿大只排到56名,去年的联邦大选,当选的女性一共98名,占比29%,而上一次大选26%,原住民,少数族裔和年轻女性的比例就更少了。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RCI


加拿大的三级政府的女性参政比例也各有不同。最近的一次省选,卑诗省女性参政比例为39%,安省39.5%,魁省为41.6%,而西北地区女性参选比例则从11%一跃致47%。

安省多伦多市的女性参选比例为30%,万锦则只有25%。

不同的党派对于女性参选的重视程度也不同,为了吸引女性选票,政党也在努力。施雅芳提到一个现象,在加拿大比较偏左的政党会更注重女性参政。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Equal Voice

虽然女性参政不再是遥不可及,但依然存在很多的障碍:

缺乏足够的认知

Maggie Chi,现为多伦多市议员高雪莉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曾参选过多伦多市议员。Maggie告诉我们,女性参选最大的难度是没有榜样人物。这个事业适合我吗?我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我的社会关系足够吗?未来的发展瓶颈在哪里?

Maggie说,这些都是让女性参选者,尤其是一些年轻女性或是华人移民女性望而却步的因素。

施雅芳也提到,在这个男性主导的领域,女性的榜样是很少的,相比于男性,女性候选人的财力、人脉、社会资本也处于弱势,她们需要获得更多的扶持。在这方面,NDP、西北地区多年来都致力于开展女性领导力培训,为想要参政的女性提供了支持,所以NDP以及西北地区的女性参选比例都接近一半。

存在性别歧视

政坛也有性别歧视,很多人表示难以想象,但这的确是事实。

美国总统候选人Hillary Clinton经常会被嘲笑衣着,特朗普的高级顾问Kellyanne Conway经常在媒体上被形容“面容憔悴”,而在加拿大中部地区这个男性主导的地区更是如此,阿尔伯塔省前省长Rachel Notley在社交媒体上被谩骂更是家常便饭,甚至有人预订她的葬礼,咒她死去。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New York Times


几年前,在法国政府17名女性政治人物曾经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政坛性骚扰。据施雅芳称,2008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加拿大有58%的政界女性表示她们的工作环境不安全,曾经遭受到性骚扰。

施雅芳称,加拿大也在制定政策,逐步改善女性政客遭遇到不平等对待的境遇。加拿大在2015年修改了国会议员行为准则,但依然是以政党组织调查为主,育空地区也颁布了一些行为准则。相比起来,2018年英国制定的政策就公正得多,包括由独立专员开展调查,对受害者的支持也比较多。

女性遭遇玻璃悬崖

女性在职场,不但要面对“玻璃天花板”(glass ceiling),甚至还有更危险的“玻璃悬崖”(glass cliff)。

玻璃悬崖很形象的描绘了当企业、组织出现危机时,女性特别有可能被擢升为领导者,接手一个烂摊子,危立于玻璃悬崖之上,随时因未能化解危机而“堕崖”。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Career Camel


施雅芳指出,这种现象在政治领域十分常见。女性政要常常临危受命,接下烫手的山芋,比如方慧兰当选副总理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联邦自由党在能源和环境等议题上与艾伯塔省与萨斯喀彻温省的政治分歧日益严重,导致自由党在该届大选于该两省全军覆没,总理特鲁多于选后擢升方慧兰为副总理兼跨政府事务部长,冀望她在艾伯塔省出生的背景有助缓解联邦与中部的关系。

施雅芳表示,中部的文化是男性主导,可以想象方慧兰有多难,长久以来积累的矛盾,大家都预计她会遭遇性别歧视,阻碍重重。


面对这个烫手山芋,方慧兰的做法是放低姿态,认真听取意见,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关键性的议题被搁置,到目前为止,施雅芳指出:“双方还没有撕破脸。”

不仅是玻璃悬崖,一些女性参政还被当做“弃子”。施雅芳提到,在一些政党里,派女性议员参选的选区一般比较难以胜出的选区,得到党内的支持相对很少。

制度不够人性化

施雅芳表示,某些制度对有家庭的国会议员不友好,让她们难以承担家庭的责任。

比如说,一直到去年6月之前,加拿大的国会议员都无法享受法定1年的产假,因为只要超过21天缺席会议,每天要扣120块的工资。另外,很多议员的选区在本地,每周却要去渥太华开会,奔波于两地之间,她们很难承担家庭的责任。

虽然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依然有越来越多的女性走上参政的道路。在疫情期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女性首席卫生官站在一线,出色的带领公共部门抗击疫情,更多的民众也看到了这些昔日在幕后的政坛女性的风貌。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图源:CBC News


她们也成为了很多女性心中的榜样,在她们的心中有一颗“从政”的种子慢慢生根。


女性,尤其是少数族裔女性应该怎么参政?


对此,施雅芳指出:首先要了解政治,从社区做起,参与社区,关注社区里的议题,有明确的理念;另外要敢于发声,能够代表社区的利益,自信勇敢的表达,这样才能够赢得选民的信任。

施雅芳特别赞赏几位出色的华人议员,包括关慧珍Jenny Kwan、Olivia Chow,她们独立敢言,为正义而不为政治,都是当前政坛可以作为榜样的出色女性。


“只有多管齐下,民众,社会各界、政策、制度上重视并支持女性参政,才能够逐渐实现性别平等,这将对我们产生深远的影响。”这是施雅芳对于女性参政殷切的希望。

平等、尊重、能者居之,希望女性们不仅在政坛,而是在社会的各个方面都发挥应有的作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信源:独家采访

作者:条姐

编辑:头条君

出品:多伦多头条

微信ID:torontonews



由于微信公众号出现新的排序机制,您可能阅读不到我们的推送。如担心无法收到最新的多伦多头条每日新闻,可回到本号首页点击右上角,将公众号加星标,让我们随时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读者招募


多伦多头条是加拿大东部的新锐新闻资讯门户平台,总部设在多伦多。创立至今,我们秉承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致力于为加拿大高质素华人读者群体传递迅速、准确、深入、独到的声音,让你每天知道“多”一点。


为了更好的了解社区发生的动态,及时反映读者最关心的话题,我们成立了“多伦多头条读者群”,我们热切期待与读者朋友进行互动和交流,把你关注的、你想知道的、你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


链接你我,传递价值,做为多伦多最值得信赖的媒体,我们在这里等你!



独家 | 加拿大政坛女性生存实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