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旋风再扩散!英国加拿大拉响警报,加息潮或迎新成员

2021-11-26 11:27| 发布者: anpopocom| 查看: 167| 评论: 0

摘要: 当新兴经济体为如何抑制物价压力焦头烂额之时,新一轮通胀潮也开始波及发达国家。继美国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突破6%关口后,周三公布通胀数据的英国和加拿大也呈现加速上行的趋势。面临疫情影响下持续的供应链 ...
当新兴经济体为如何抑制物价压力焦头烂额之时,新一轮通胀潮也开始波及发达国家。

继美国10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突破6%关口后,周三公布通胀数据的英国和加拿大也呈现加速上行的趋势。面临疫情影响下持续的供应链瓶颈,各国央行政策转向的压力正在逐步加大。

多因素推高物价压力

加拿大统计局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由汽油和住房价格大幅上涨带动,10月该国CPI从此前的4.4%升至4.7%,创2003年以来新高,这已经是整体物价指数连续第七个月超过加拿大央行设定的1-3%控制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本轮通胀压力是全方位的, 加拿大统计通胀的八项分类指标继9月之后再次集体走高。考虑到目前通往加拿大最大港口温哥华港的铁路被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西海岸洪水和山体滑坡切断,供应链风险可能会继续扩大。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资本市场研究主管霍尔特(Derek Holt)发出警告:“未来的形势更为严峻,尤其是港口中断的影响。我认为,到今年年底通胀率将远远超过5%。”

通胀旋风再扩散!英国加拿大拉响警报,加息潮或迎新成员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上月27日召开的议息会议上,加拿大央行政策委员会决定结束疫情以来的量化宽松计划,推动货币政策逐步正常化。政策声明显示,由于供应中断和能源价格上涨,通胀上行风险不容忽视,物价压力可能会持续到2022年底,而近期新一轮超预期上行的物价压力对于加拿大新政府和央行而言都构成巨大考验。

当天早些时候,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0月份CPI同比上涨4.2%,为2011年11月以来的最高增幅。这一数字较9月份的3.1%和经济学家预期的3.9%大幅上升,持续上涨的天然气价格功不可没。不包括能源、食品、酒类和烟草价格的核心CPI从2.9%跃升至3.4%,同样远高于预期。

贝伦伯格银行高级经济学家皮克林(Kallum Pickering)指出,英国的通胀来源越来越广泛。“这一轮涨价潮是由国内需求快速复苏、全球供应短缺推动的,此外英国独有的脱欧效应也不容忽视,这使得其与最大贸易伙伴欧盟进行贸易的成本有所上升。”他说。

物价上涨也给英国财政大臣苏纳克(Rishi Sunak)带来困扰,因为这提高了与通胀挂钩的政府债券的支付成本。伴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正计划通过将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来缓解薪资和其他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英国零售价格指数10月份升至6%,这是自1991年4月以来的最快增速,而这一数据决定了与该指数挂钩的金边债券的收益支付数额。

通胀旋风再扩散!英国加拿大拉响警报,加息潮或迎新成员


英国央行或触发加息条件

四季度以来,新兴市场国家的加息潮遍布中东欧和拉丁美洲。最新的例子是墨西哥,上周墨西哥央行连续第四次在政策会议上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基准利率提高到5.00%。该行在政策声明中表示,导致通胀加剧的冲击涉及的范围广泛,这给价格形成过程和通胀预期带来了更大的风险。

食品和能源价格压力正在持续释放,联合国粮农组织(FAO)本月初发布的报告显示, 2021年10月食品价格指数平均为133.2点,同比上升31.3%,达到了2011年7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由天然气价格飙升引发的原油、煤炭市场联动也引发关注,随着北半球冬季的来临,供暖需求与库存不足成为多地面临的重大考验。在美国,因全球电力危机推动出口需求,本周阿巴拉契亚中部的煤炭价格上涨至每吨89.75美元,创200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欧洲能源危机也有卷土重来之势,16日,德国能源监管部门表示该国已经暂停了备受争议的北溪2号项目的认证程序,当天欧洲天然气价格飙升超过10%。17日,白俄罗斯宣布“临时检修”俄欧输油管道,波兰、匈牙利、捷克和德国等国将受到影响。

资产管理机构BK Asset Management宏观策略师施罗斯伯格(Boris Schlossberg)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供需失衡下农产品和能源价格上涨问题短期内似乎很难解决,这也就意味着通胀影响可能预期要更长久。他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道,推动物价上涨的主要因素正在发生动态变化。比如,包括天然气和煤炭在内的能源价格上涨正在推高今冬的电价压力,这是短期通胀的最大风险,接下来价格压力还可能从商品端转移到服务端。

与此同时,疫情导致的供应链瓶颈问题依然挥之不去,多个主要港口货物堆积现象难以解决,这也给即将开启的假日季购物狂潮带来了缺货风险和涨价压力。欧美多个主要经济体本月以来10年期国债收益率震荡走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市场对于通胀风险和央行收紧政策的担忧。

施罗斯伯格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他认为短期通胀风险有待释放,首先推高物价的能源、食品甚至住房成本需求缺乏弹性,其次供应链困境很难在明年一季度之前得到妥善解决,疫情反弹是其中重要原因,欧洲地区的情况令人担忧。总之,疫情走向将是决定通胀路径的决定性因素。对于央行而言,加息是打压物价的重要手段,但难以解决供应链这一主要矛盾。

与欧央行、美联储类似,加拿大央行行长麦科勒姆(Tiff Macklem)在近期表态中虽然强调了货币政策的灵活性,但继续认为高通胀的驱动因素——如供应链中断和能源价格上涨是暂时的,这也让市场对该行的加息节点预估指向明年二季度。

相比之下,英国很可能成为疫情以来首个加息的主要经济体。英国央行行长贝利(Andrew Bailey)上周在英国国会作证时表示,他对通胀加剧感到“非常不安”, “通货膨胀显然在吞噬人们家庭收入,我确信人们已经感受到了价格的上涨。预测显示,接下来英国生活成本可能增加高达5%。”他说。

最新就业数据也印证了英国经济复苏的步伐,英国10月新增就业岗位16万个,就业总人数达到2930万,已超过疫情前的水平。此外在截至9月的三个月内,失业率从之前的4.5%降至4.3%,为2020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为12月16日年内最后一次议息会议加息创造了条件。目前芝商所MPC SONIA期货定价显示,英国央行届时加息15个基点的概率为7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